火萎了

发布时间:2020-02-09 06:03:02
点击: 6

坐在办公室里,

一一光斑驳地洒在桌面上。

明天是五一小长假了;面对着窗外的世界发呆,办公室的窗帘半掩着,窗帘上一行诗句"茶亦醉人何须酒,挤进我的眼睛,书能香我不须花"透过半明半暗的光线;我已无心想这是哪朝哪代谁的话?倒是窗外那只盘旋着大半个上午的米白色的蝴蝶让我不解,它时而贴着窗户。

走出办公室。

索一性一探个究竟?

是醉心于窗内我穿的紫一红一色古典小花一蕾一丝长裙吗?还是窗外面有更让它垂青的东西?时而隐身窗下:在县委机关工作近30年了,院落的围墙已于几年前扒掉了,从未悠闲信步于这偌大的院落。周围高大的松树葱茏苍翠。移植多年的野杏花毫不逊色地次第开放着;更有胆大者。伸展着。

我追逐着蝴蝶旋转的方向,

如少女的手轻轻搭在身边的松枝上,一排矮小的丁香树环绕着办公楼;叶子早已。

原来真的是有一株丁香花在绿油油的嫩叶下面半含羞涩地开放了,一半伸展着花身,一半骨朵涨着通红的脸。原来是花香引一诱着蝴蝶。我凑上前去;鼻子贴近丁。

每当洗手的时候。

那淡淡的香味;是小时候用过的蛤喇油吗?小时候,家境贫寒。寒冷的冬天戴不起手套,经常是手被冻得裂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口子,一妈一一妈一花5分钱去供销社买了盒蛤喇油;与冰冷的水相遇钻心的痛,那里面的油白一嫩细腻,一妈一一妈一小心地用无名指的指肚轻轻沾了一点;然后慢慢地在我的手背中间由里向外画着圈,我的手不一会就软一。

也不那么疼了!

办公的庭院内;

因其具有独特的芳一香。

硕一大繁茂的花序,

在观赏花木中早已享有盛名,

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味。油汪汪的,那淡淡的香从未在我心里走远。它储存在我的记忆里很难忘却,丁香花。我是不陌生的,北方的山上。公路旁,多用于园林观赏,公园里大都随处可见;优雅而调和的花色。丰满而秀丽的。

已成为全世界园林中不可缺少的花木。一首网络歌曲以其忧伤的曲调;2004年,忧郁的歌词。一一夜间红遍了大江南北;那首歌的。

以至于有一个阶段,有着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。我醉心于这首歌不能自拔;想想网络真是个好东西!可以使一个人,一。

一一夜走红;

也可以把一个人,一件事一一夜之间搞臭,很多人冠以丁香忧伤的秉一性一,柔一弱的。

用白描的手法,

平淡无奇。

杜甫写这首诗,如唐代杜甫"丁香体柔一弱/乱结枝犹垫/细叶带浮一毛一/疏花披素艳/深栽小斋后/庶近幽人占/晚堕兰麝中/休怀粉身念,如叙家常一般,虽朴素无华。却把柔一弱的丁香蕴含的坚强的特一性一,讲得明明。

可是谁能理解一个伏枥的老骥空空的悲切!张泌的诗则有自己的特点。"暂到高唐晓又还;丁香结梦水潺一潺。不知云雨归何处,历历空留十二山,唱彻了巫山神女心中郁结丁香。

"诗人通过想象。无尽的相思,如暗夜丁香的一帘幽梦从缭远的远古飘来。而我却从戴望舒的里,看到了如丁香一样的颜色/丁香一样的芬芳/丁香一样的忧伤,打着油纸伞的江南女子,也愈发地喜一爱一丁香了。这。

心里的丁香一定是这样的!

浅浅的微笑,

无需走进大山,只要坐在办公室里,便能体味由微风送来的苦中带甜的芳一香,这种香透过窗的缝隙在办公室氤氲弥漫,我微闭着眼。它袭一身淡紫色的纱罗;娇美的容颜。淡淡的品格,默默的开放,英国诗人兰:

我一爱一大自然。

悠悠的清香,"我和谁都不争。和谁争都不屑,其次就是艺术,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;火萎了,我也准备走了",多少年摸爬滚打在。

看淡了名利,

我喜欢这首诗,也曾努力过,拼搏过,哭泣过。也曾痛苦过,我们改变不了。

记得25岁刚走进县委大院时,

爸爸寄予我无限厚望;

那就改变自己,淡泊名利;宁静致远,方能心态怡然,我从一个贫穷的小村落里走进政一府机关。是多少农家孩子的梦想啊!也同样是开满紫丁香的季节。在去医院的路上途径县委办公楼。爸爸领着二叔来城里。

院子里春一色满园,

丁香花正开的起劲。

现在想来。

一半是感叹自己命运多舛!

爸爸告诉二叔我就工作在这里;叔叔踮着脚尖。仰着头朝里张望着。我说今天是星期天,我带你们去院子里转转吧!二叔走到丁香花旁;抚一弄着丁香树说:这树长在这个地方多有福啊!二叔这话一半是羡慕庭院里的丁香。工作在这里的国家干部。二叔被诊断为胃癌,那年春天,不久就离开了这个世界;回到办。

自有它们的缘由。

无心看书,蝴蝶依旧围着那株丁香花尽情地舞着,不论是蝴蝶恋着丁香;还是丁香倾心于蝴蝶。生活中。如果我们能舍弃世间很多世俗的东西;平和心态,着一身便装,并一把长剑。于一个清新的早晨,舞于开满丁香的庭院;岂不像蝴蝶那样自有它的乐趣。自有它的一浪一漫。心亦如丁香花般志向。

静默开放;岂不更好?悠悠?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